我和書有個約會–Blind Date with a Book

書店買書或圖書館找書,大多是在已知的條件下進行,比如已知書名、已知作者、已知需求。隨性一點的就是在書海中逐一檢視推薦者或出版者的說明而挑選。假如,去除這些條件,只憑著一個詞、一句話或是推薦者不透露任何相關字詞的說明,你會買/借這本書嗎?這就是「盲書」。

「盲書」這個創意點子,據說來自澳洲的伊莉莎白二手書店,以牛皮紙包覆、麻繩綑綁書本,不標註書名及作者,只寫上一系列關鍵字詞,讓讀者發揮想像自行拼湊。2019年,悅知文化推出的「覆面書」出現在誠品書店,悅知文化透露,這些覆面書以不透光的紙張手工包裝,沒有書名、也沒有作者姓名、更不見傳統的宣傳文案,唯一線索是半張 A4大、由編輯手寫的推薦文,並署名編輯真實姓名,再以紙膠帶黏貼於正面,希望讀者能因此慧眼購書。(中央社)

圖片來源:中央社

這種看不到圖書基本資料的風潮延伸到學校圖書館,許多學校圖書館跟著舉辦盲書活動。崑山圖書館第一次在 2019年的世界閱讀日(四月23日)舉辦為期一週的盲書閱讀體驗活動。為了吸引教職員工生參與,隨機在書本中夾入獎品兌換券;寄回讀後感還可領取禮券。推薦文除了邀請校內行政一級主管挑書撰寫,館員亦加入撰寫行列。

圖書館利用首頁、社群網站、海報等宣傳新活動,也在不定期不定點出没的行動書車加入少量的盲書體驗。

2019年盲書閱讀體驗宣傳海報

2020年的盲書活動,先從「推薦」開始!這次的活動,圖書館邀請全校師生推薦值得閱讀的圖書做為盲書體驗活動用書,數量不足的部份再由館員補充。由於COVID-19疫情影響,進入密閉圖書館的意願較低,盲書體驗借出的速度比 2019年來得慢。


2020年盲書閱讀體驗宣傳海報

連續兩年的觀察,師生對於「盲書」均有極大的興趣,進到圖書館後大多會先到體驗區觀看海報內容,偶爾館員或工讀生在一旁給予更多說明,鼓動師生仔細閱讀書本上的推薦詞語並借出圖書。

盲書活動可以列入圖書館的常態活動之一,不過,圖書館方面仍必須思考是否能夠再增加延伸的附加價值,改變圖書館給人的刻板印象。

延伸閱讀

找出讀者 覆面書推手:有溫度地傳遞閱讀樂趣

沒有書名簡介也熱賣 覆面書靠編輯登暢銷榜

2018聖誕交換禮物之Blind date with a book—活動報導(一)–台大圖書館館訊